您现在的位置:2020香港免费资枓大全 > 园丁风采 > 名师工作室 > 张慧 > 正文内容

宁夏光伏扶贫补村集体经济短板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7-03 浏览次数:

   【】光伏扶贫是充实贫困地区村集体经济的重要路径。

   “十三五”期间,宁夏5个贫困县由政府投资建成光伏扶贫村级电站345个,受益建档立卡户万户。

   同时,宁夏是全国较早开展光伏扶贫的省区,部分社会资本参与的光伏扶贫项目存在收益偏低、权属不清等问题。 相关基层干部认为,阳光、土地是贫困地区的资源优势,光伏扶贫应以政府为主导,突出公益性,不断提升村级电站的运行效率,提高光伏扶贫收益监管的专业性,让光伏扶贫更好地带动贫困地区发展。

   光伏扶贫带动贫困村增收吴忠市红寺堡区是我国目前最大的易地生态移民扶贫集中安置区,也是宁夏脱贫攻坚主战场。

   在红寺堡区红寺堡镇光伏扶贫电站,120多亩的荒滩地上铺满光伏板,从远处望去一片深蓝,这里集中了9个贫困村的村级电站,每个村级电站的发电量、电费收益均可单独计量。

   因移民村住户集中,红寺堡区大部分村级电站装机规模较大,达到500千瓦,39个村级电站装机规模超过19兆瓦。 这些村级电站去年年底并网发电后已开始产生收益。 据宁夏发改委介绍,截至2019年底,宁夏“十三五”光伏扶贫项目全部建成并网,涉及固原市西吉县、中卫市海原县、吴忠市红寺堡区等5县区,共建成村级电站345个,总装机规模119兆瓦,预计年均发电收入1亿元左右。

   宁夏光伏扶贫主要由县区发改局负责建设、运维,扶贫办等负责收益发放及监管。

   各县区主要采用工程总承包方式统一开展村级电站建设,建设模式则分为联合建设和分散建设,如中卫市海原县分4片联合建设104个村级电站,固原市西吉县则分40片建设72个村级电站。 村级电站建设资金主要来自各级财政资金以及东西部协作、社会捐赠资金等。 宁夏大部分村级电站装机规模为300千瓦,贫困人口较多的贫困村可调整至500千瓦。

   在村级电站日常维护方面,宁夏各县区引入专业公司,并在合同中明确电站年保底利用小时数。 负责红寺堡区村级电站运维的宁夏中科嘉业新能源有限公司员工说,红寺堡区村级电站年保底利用小时数为1400小时,不足部分的电费收益由运维公司补齐,目前电站实现了无人值守,电站运行数据可通过手机App随时查看。

   为加强光伏扶贫收益监管,宁夏印发了《宁夏光伏扶贫电站收益分配管理办法(试行)》。 各县区也印发文件,对村级电站收益结转与成本核算、收益分配与资金使用范围等进行了明确规定。 宁夏村级电站按发电量计算收益,上网电价为元每千瓦时,可连续享受20年。 光伏扶贫收益计入贫困村村集体经济,用于设置公益性岗位、实施困难救助等。

   海原县发改局副局长丁仁财说,以前,海原县的绝大多数农村都是“空壳村”,光伏扶贫立竿见影,补齐了贫困村村集体经济短板,还能在电站维护、土地流转方面带动村民增收。

   一些企业参与项目扶贫效益有限宁夏2015年实施主要由企业运营的光伏扶贫试点工程。

   海原县2015年起由2家企业建设运营9个屋顶分布式光伏电站,并为企业配套一部分光伏指标。

   吴忠市盐池县从2016年起引入大型企业建设光伏园区,目前已建成1000兆瓦,占地4万多亩;作为回报,企业支持盐池县开展光伏扶贫,并设立扶贫担保公司等。

   据盐池县扶贫办相关负责人介绍,盐池县光伏扶贫主要由74个村级电站、建在农户院落及屋顶的分布式光伏电站构成,每个村级电站连续20年每年收益22万元,分布式光伏电站每户农户年收益1800元至3000元不等。 这些电站的建设运营及收益主要由企业负责。 但记者采访了解到,企业参与的一些光伏扶贫项目存在收益相对较少、群众满意度偏低等问题。

   盐池县74个村级电站规划装机规模233兆瓦,是宁夏“十三五”建成的345个村级电站装机规模的倍,但盐池县村级电站收益并无优势。 以装机规模300千瓦、年利用小时数1400小时计算,政府建设的村级电站年电费收益为万元左右,除去各类成本,与企业建设运营的村级电站年电费收益22万元基本持平。

   海原县也存在这样的问题。

   海原县由企业建设的首批村级电站上网电价元每千瓦时,但农户和村集体收益有限。

   丁仁财说,企业运营的村级电站收益由企业享有,企业给农户支付屋顶租赁费,不仅贫困村村集体无收益,每户农户年收益也只有300元至500元。

   农户收益低导致满意度偏低。 为帮助无劳力、无业建档立卡户增收,盐池县在400多户建档立卡户的屋顶安装光伏板,但效果并不理想。

   部分村民反映,光伏扶贫中企业承诺的收益有待兑现。 盐池县花马池镇柳杨堡村有村民表示,几年前相关企业在他家屋顶安装了光伏板,本来说按年支付租金,去年又说按发电量计算收益,但到现在也没看到收益。 此外,产权归属也不清晰。 政府建设的村级电站作为村集体资产确权到村,而企业建设的村级电站产权归属不清晰。

   如盐池县只有16个贫困村具备建设村级电站的条件,其他58个贫困村的村级电站则建在光伏园区中,与企业的光伏电站混在一起。 对此,宁夏部分县区以政府回购的方式解决这一问题,如海原县去年将从企业回购的村级电站平均确权给其他22个贫困村,这既解决了村级电站的权属问题,也实现了全县所有贫困村光伏扶贫全覆盖。 应突出公益性提升扶贫效益一些基层干部认为,光伏扶贫作为一项公益性事业应由政府主导,让更多的收益留在当地。

   同时,宁夏各县区村级电站的运营和收益监管尚处于探索阶段,应对标商业光伏电站提高光伏扶贫收益,提升光伏扶贫收益监管的专业性,推动光伏扶贫良性发展。

   首先,光伏扶贫应以政府为主导。

   一些基层干部表示,光伏产业的进入门槛逐渐降低,所需投入也有所下降,政府主导光伏扶贫能够加快项目建设及并网进度,并在后续减少管理环节,最大限度地将收益留在当地,有利于更好地发挥光伏扶贫效能。

   其次,对标商业光伏电站提高光伏扶贫收益。 丁仁财等人表示,为保证工程质量,政府建设村级电站的投入比商业光伏电站略高,成本回收周期也较长。 一些基层干部认为,作为公益事业,光伏扶贫更应重视效益,要对标商业光伏电站,想方设法降低运维成本,提高村级电站发电收益,做大光伏扶贫的“资金盘”。

   再次,提升光伏扶贫收益监管的专业性。 目前,宁夏“十三五”光伏扶贫项目的收益监管主要是扶贫办监管、发改和扶贫等部门联合监管、国有全资企业代管等模式。 部分受访干部认为,应由专业的第三方负责村级电站收益、运维费用等的管理,政府部门应主要监督收益用途等。

   最后,让村民深入参与到光伏扶贫中。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村民对光伏扶贫知之甚少,一些村民甚至不知道本村有村级电站。

   对此,应加大光伏扶贫收益分配在村一级的公开力度,让村民知晓光伏扶贫收益的来源和用途。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